陈窦。

我的心借了你的光是明是暗。

思想导读:

再谦卑的骨头里,也流淌着江河。
——《北鸢》


感谢投稿

2018-12-07

2018/12/4

所有在春日喧嚣着生机的巷子里都藏着潮湿的梦,来自半夜十二点的路灯和十二月的冷风,呵一口气随着一直摩挲在脸颊的冷风一起寄予天上明月。

印着可口可乐的红色易拉罐和挎在腰间的黑色单肩包里藏着一个年少的梦,梦里是大人世界里黑色浓墨不小心落在五光十色糖纸上的几滴,在少年抿嘴被熏红的脸颊上溶进一滩糖水。

鞋带散了,今天穿的牛仔裤脚被向外卷上一层,网上说这样时尚。眼睛在四处乱晃寻觅一个可以蹲下来不被人发现丑陋姿态的角落,墙角很适合但是有很多绿苔藓。

走在回家的路上,在离自家所在的楼房的前一栋停下来,犹豫要不要上去一楼小店买两根荔枝味棒棒糖。在兜里掏了一把,够买十二根和三包辣条及一瓶冰红茶。

带着时常失踪的节奏感一哒...

2018-12-05

情诗bot:

在我贫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聂鲁达


感谢投稿

2018-12-04

思想导读:

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
——《挪威的森林》

2018-11-09

【杂谈】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枕酒漱石:

林朵:



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






涉事者是我的朋友,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督促产出,倒是乐在其中。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






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

2018-01-26

© 陈窦。 | Powered by LOFTER